lof视奸用&树洞。不会放任何重要信息,不具有关注价值。

不填坑还给自己主角画人设还只会画大头的小学生就是我

咕。


整个夏天忙忙碌碌,只字未写,甚至连提纲都没有着手。虽然不局限于故事的话也有一些微小的创作成果,不过依然不值一提。既没有非写不可的热情,理性上也无法说服自己写故事比做其他事情有价值。

关于为什么不想写,反思了两个理由:

1)在以前可以说是儿童的人生阶段,我一直通过写作寻找自己——简单来说,就是把主人公设定成自己想成为的人,把主人公的朋友设定成自己身边的人或者自己想认识的人,反复思考“这种性格的主人公在这时候会做什么,那么我在类似的情况下也应该这么做”。然而最近才知道职业的创作人应该在作品中反映自己的观点,换言之先有作者才有作品。

现在的生活光是扮演别人生活中的齿轮并且找空隙喘口气已经使我疲劳,没有力气想清楚“我”到底是什么。

好像这个原因删掉第一段依然成立。

以及,我并不想再写太多主角是自己的故事。“表达自己的思想”和“主人公是类似自己的人”有质的区别。

 

2)我以前一直认为,人应该追求活在一种高度理性的状态中——用于吃饭、锻炼、机械性琐事的时间应该缩减到最小,更多的时间应该用于理性的思考,而创作便是高浓度思想活动的方式之一,是有别于动物性的智慧体现。选择写作而不是练乐器、画画的原因之一,就是可以免去练习基本功“手感”的时间。(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原则,不会用于评判他人。)

然而创作未必就是理性的。受到创作欲驱使而创作,和受到食欲驱使而吃饭根本没有区别。反过来说,如果具有理性的目标,克制欲望,和销售人员讨价还价还要更理性。发泄原始欲望结果的作品不需要存在,只是在浪费时间。

具有理性的目标,并不断落实目标的作品才是理性活动的结果(结果有没有实现目标倒不重要)。我认为理智地写出来的作品,必须符合以下目标之一:

①具有区别于前人的创新性;

②虽然没有创新,但是向自己的预期受众传达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以及重要的原则:

①在一定程度上超越自己以前的作品(内容/走向有所区别,弥补上次没做好的地方,或将有所尝试的事情发展得更好)。

②以稳定的进度完成,不依赖情绪的高低。包括觉得累也只是受制于动物性而已。

可能有的人会觉得实现上述目标过于困难。我想说的正是,做不到就没有必要通过创作维持理性。如果以消耗欲望为目标,那么创作并不是最高效的方式。

 

还有一点就是很长时间没读到让人看了能感到创作的美妙,换言之满载抖机灵恶趣味的故事。徒有虚名却无聊的书倒是读了太多,令人怀疑根本不需要好作品,“希望自己的书大卖”的人全都转行销售算了。不过有趣的标准总会随着见识广而变高,算不上重要的理由。

人要战胜动物性还是很困难的,比如本该读了增长见识的书,随着年龄增长,热情衰退,也没有兴趣特地去读。

都放弃自我了,坚持和动物性战斗是为了什么呢?试着把以上的话写出来,总比没写好吧。

飞机上写的一人接龙小说II

【一人接龙小说的自主规则】

- 本质上是练习编情节的即兴写作。

- 第一条随意写一个开头,当然可以附加额外的规则决定开头内容。

- 从第二条开始,只允许看前一条并接着写后续的内容。因为都是自己写的可能会对前面的内容有大致的记忆,但是不用纠结是否和前面的内容连贯,也没有很复杂的铺垫。

- 不进行详细的描写,因为可能会导致一条太长而不能前往下一条。

- 不一定要有结尾。还没有写到结局却不想写了的话就停止吧,本来就只是练习。不过如果方向太俗导致接下来不管怎么接都只剩下烂俗展开的可能性的话,基本上就没必要再继续了。所以往下接的时候要尽量避免俗套。

- 隔了几条之后切换到不同的人物或者不同的时空都没有关系。

- 规则可能比正文更有价值。推荐大家尝试写一写。


===以下正文===

1. 从前,有一个无聊的哲学家,坐在书桌前写自己的书桌。哲学家写道:“我怎么知道桌子就是桌子呢?”这时,书桌说话了:“你是千百年来第一个发现世界真相之人……我既是书桌,又不是书桌。”然后书桌变成了巨大机器人。


2. ※作者不懂高达,以下是毫无依据的乱编。

迪斯科号<DESK>:平时假装成平凡的书桌生活在人群中,遇到危机的时候会变成巨大机器人,与被命运选中的驾驶员<无聊的哲学家>并肩战斗,守护和平。

武器<原子弹>:从原子笔炮台发射金属圆珠芯的远程武器。※炮台周边需要另外购买。

秘技<桌角杀>:用尖锐边缘瞄准对手弱点<胳膊肘>进行高效打击的格斗技。

缺陷:虽然易于操作,却会极大消耗驾驶员的精神力,长时间驾驶会使驾驶员昏昏欲睡。


3. 哲学家发现了书桌的力量,书桌却并没有从沉睡中醒来——究其原因,是因为世界太和平了,完全不需要这份力量。“书桌不是书桌,这样下去却也不会变成书桌以外的事物——啊,这是多么空虚!”哲学家叹道。如果能找到书桌的同伴就好了,或者哪怕是敌人也好!就这样,哲学家踏上了寻找让书桌觉醒的方法的旅途。


4. 哲学家研究论文的收入并不足以让哲学家远途旅行,但是他并没有放弃。他另起笔名,开始向营销号供稿赚外快。他的爱情哲学科普投读者之所好,引来了客观的阅读量。粉丝开始向他写留言。于是有一天,他迎来了意外的收获:他从一位读者得知,有一位音乐家的钢琴可以变成巨大机器人。


5. 哲学家宣布组织一次对音乐家的采访,并且通过众筹凑够了拜访音乐家的资金。自然,哲学家先问了采访的问题。关上采访的录音笔后,他终于向音乐家坦露自己真正的问题:“你的钢琴在等待着什么呢?”

“她告诉我,她在等待一次至高的演奏。当那样的大师出现时,她就会真正醒来。而我,正在为那一天的到来而努力。”


6. 音乐家变强就能让巨大机器人的力量觉醒,那我又要怎样变强呢?我应该努力参透书桌的本质,现在的理解还远远不够。可是,当我明白书桌的本质时,书桌就彻底不再是书桌。何等荒谬。

想到这里,哲学家笑了。“书桌只要存在于我心中就够了。从今天起,我要成为一个有趣的哲学家。”从此以后,他转移了研究方向,并再也不坐在书桌前写书桌。


THE END

再见二十年 / Bye Twenty Years

To my dear friends who speak English:

This essay was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 and translated to English. "Translation" not only means encoding thoughts with different characters, but also means that the original context was in China, or even limited to a few people I know in China; therefore, some presumptions might not make sense in an English-based culture.

Chinese phrases are all marked by Italics for your convenience. Some of them do not have an official translation. I translated them by myself but, in limited time to work on this, there could be mistakes, loss of meanings, and awkward Chinglish, please forgive that. 

---

在开始谈论二十岁生日前,我认为有必要先议论一番,重视二十岁生日的意义是什么。

法定的成年人年龄是十八岁以上,在美国则要到二十一岁才允许饮酒,这些法律(大概)体现了现阶段所知大脑完全发育的年龄。如果按照常规的进度上学,十八岁高中毕业,二十二岁大学毕业,如果将这个时间视为人生的转折点自有道理。只有上两年制大学的人才会在二十岁左右面临真正意义上的转变,但除此之外庆祝二十岁的人照样数不胜数。我们纷纷调侃“二十岁老年人”、“开始奔三”的时候,其中的特殊性是什么?为什么庆祝二十岁,而不是19.5岁或20.5岁?

这其实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二十这个数字的特殊,是基于我们普遍使用的十进制。

你看,20这个数字完全由2和5的乘积组成。任何数被它相除,最多会留下清爽的以五结尾的两位小数(找零钱也很方便),不会有剪不断理还乱的无穷小数;任何数与它相乘,也非常便于口算,用不着特地从手机中调出计算器。所以比起二十三这种质数,我们当然更喜欢二十。

我们在语言中惯常使用“二十几岁”这样的说法,把二十岁和接近三十的二十九岁并称为同类,自然就有奔三的说法了。虽然严格意义上说,只要年龄小于三十,那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接近三十岁;2018年出生,现在还嗷嗷待哺的小婴儿们其实也符合“九零后”,也就是“诞生时间在1990年及以后”的定义,但社会的约定俗成是用“九零后”这个词专门指代1990-1999年,甚至比“九五后”更侧重1995年以前出生的人口。想想看,假设我们的社会习惯用八进制而不是十进制,那可能从十七岁开始就要“奔三”,对年龄、年代的印象也会非常不一样。

我们一年的时长约是365天。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也是一个还不算复杂的5的倍数,但实际上365是奇数,又不是3的倍数,不太容易分割成二等分或者三等分,也就没办法选定一个天数。所以婴儿有庆祝诞生百日之说,却少有半年庆生之习惯。当然也可以说上一个生日之后的第182天的正午是182.5天即半年,但按照这个逻辑,整数的生日就必须在午夜才是整好的时间,也不太方便。可以说,这个数字正正好好的程度,和20比起来差得远了。

Before starting to talk about my twentieth birthday, I think it is necessary to make an argument on why the twentieth birthday is important.

The legal threshold of adult is 18, and legal drinking age in US is 21; these laws (probably) demonstrates our current understanding of complete brain growth. If one goes to school at regular pace, she would graduate from high school around 18 and graduate from university around 22, which are considerable turning points of life. Only those who enter community colleges might face significant changes at 20, but countless people still celebrates their twentieth birthdays. What is special when we joke on "an elder in his twenties", "start to approach thirties"? Why 20th birthday, not 19.5th or 20.5th?

The idea can't be more simple -- the specialty of number 20 is founded upon our decimal.

You see, the number 20 is solely made of product of 2 and 5. Any integer divided by 20 results in two-digit decimals ending with 5 at most complexity (giving change also becomes easy), and messy infinite decimals would never be produced; the product of 20 and any number is simple enough to calculate without finding calculator from cellphone. Of course we would prefer 20 over prime numbers like 23.

  "Twenties" in our speech puts 20 years old and 29 years old into the same category, so what follows is the term "approaching thirties". Strictly speaking, anyone of less than 30 years old is closer to 30 at the coming of each new day; the little infants born in 2018 ar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definition of "post-90s" as "born during or after 1990", but the common practice only refers to those born between 1990-1999, even emphasizing more on the period before 1995 in contrast with "post-95s". Think about it: if the society uses octal instead of decimal, we would "approach thirties" at 17, and our impression on age and era would be very different.

One year is approximately 365 days. This number as a multiple of 5 appears not so complicate, but 365 is an odd number and not a multiple of 3, making it less easy to divide into 2 or 3 or select a date in the middle. Thus babies celebrate their 100th day, while half year birthday ceremony is rare. We could alternatively choose the noon of the 182th day after birthday as 182.5 days or half a year; yet if we really buy this logic, regular birthday must happen in midnight to guarantee a whole number day, which is inconvenient. As a conclusion, 365 is far less integral than 20.

---

既然论证了2、5倍数的优越性,关于二十岁生日的纪念就应该以近两年、五年、十年为单位,或者以两岁、五岁、十岁至今作为总结的时间点。不过就算搬出数年前的幼稚言行以证明如今的成长,也只会感到尴尬。实际上,写一篇公正的历史是不可能的。

人类只能活在一个又一个的当下。假如二十岁生日提前一个月到来,我完全可能因为心境的差别对人生产生截然不同的反思。有时我觉得生不逢时,大势已去,除了重启人生以外别无他法活好了;有时又感到努力充满价值,每一天都在迈向更光明的未来。同样的一起事件便会因当下的心情产生相反的解读;换言之,任何经历都不存在客观的好坏。

这样一想,每隔365天反思一遍自己的诞生,其实是对生活状态的抽样调查——既然经历不存在好坏,那么就可以将反思本身留存档案,用于日后分析此时的生活质量。但以生日为时间点的抽样一定会有所偏差,因为“庆生”会放大个人之于社会的存在感与庆祝仪式所带来的短暂幸福感,比平常更倾向于乐观。故而生日既是最适合反思的日子,也是最不适合反思的日子,就是这样古怪的结论。

Now that the superiority of 2 and 5 multiple is shown, the memorial essay about twentieth birthday should give a throwback by 2, 5, 10 years, or by the time since 2, 5, or 10 years old. Though bringing out childish anecdotes from a few years ago to contrast personal growth only feels awkward. Actually, writing an unbiased personal history is impossible.

People only live under one present moment after another. If my birthday comes a month in advance, I could have a completely different reflection of life due to shifts of mood. Sometimes I find myself born in a wrong time, opportunities have slipped away, and life can never become better except restarting a new one; in other time I find all diligence pay off, and every day leads towards a brighter future. One same event can have opposite interpretations depending on feelings at present moment; in other words, any experience cannot be evaluated objectively.

What follows is, reflecting on my birth every 365 days is a sampling of living status. Since experience cannot be objectively good or bad, we can document the reflection itself, which can be later used to analyze the quality of life in this period. However, sampling on birthdays is inherently biased, because birthday celebration aggrandizes individual's importance with respect to society and ephemeral happiness, resulting in inclined optimism. Therefore, we arrive at the bizarre conclusion that birthday is the best day to reflect and the worst day to reflect.

---

庆生的虚伪正如对着蛋糕蜡烛许愿“想要时间”而不可得。应该像骨髓捐献书上的条款那样为社交网络的一键祝福与企业短信的运营商做注脚,“请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切勿给患者带来虚假的希望”。我试图将重心从二十岁这个时间点转移向过生日的个人,却发现个人的价值亦是有限的。对你来说,从不认识我转为认识我的过程的能量差,远远大于我在与你无关的地方慢慢长大的能量差;对我来说,社会潮流塑造个人的引力之大,很少留下发展个性的余地。我这个个体还算健康地活了一小会儿这件事实,没什么特别。能活着本来就是物质条件的恩赐。

The falsehood of birthday celebration is like wishing "I want time" at birthday cake candles but not really obtaining it. The "send a greeting" buttons on social media and commercial message providers should include a footnote like those in marrow donor registration forms, "think very carefully about your commitment ... [do not] give false hope to patients." I hope to shift the focus from the 20-year timestamp to the individual, but discover that individual's value is also limited. From your perspective, the energy radiance in the process from not knowing me to knowing me is far greater than the energy radiance when I slowly grew up at somewhere you don't know; from my perspective, the gravity of the mainstream shapes individuals so much that it leaves little space for personality. The fact that I as an individual of human species survived for a while is nothing noteworthy. Our survival is the gift of overall material wealth.

---

也许你已经发现上文自相冲突,并且质疑其可信度。

你怎么知道这些文字是同一人所思所想呢?他们是不同的。写下这句话的是19.96岁的我。潜意识里信奉歪理的是另一个我。一个我睡在家中的橱柜,一个我向台下的观众示以微笑。网络中虚拟的我。网络中另一个虚拟的我。在上世纪出生的我。在宇宙尽头六道轮回的我。梦中的我。在你心目中的我。在我脑壳里的我。

还有更多的我已经死了。在某月悲伤无比的我死了。在某天讴歌生活的我死了。我在我忘记_________的时候死了。我在_______退出历史的舞台的时候死了。我在选择____的时候死了。我在另一个我活下去的时刻死了。

你看到无数个我的遗迹,能追问的却只有当下的一个我,而我只能回答“不知道”。

You probably have already found out contradictions from the texts above and question their credibility.

How do you assume that these thoughts and ideas come from one coherent person? They were different. There was an I at 19.96 years old writing down this sentence. There is another I worshipping sophistry in subconsciousness. An I sleeping in wardrobe in home, an I smiling at audiences under stage. A fictional I on Internet. Another fictional I on Internet. An I born in last century. An I reincarnating at the end of universe. I in my dream. I in your mind. I in my shell.

More of I have died. The I in misery in some month has died. The I eulogizing reality on some day has died. I died when I forget _________. I died when _______ ceases to matter in history. I died when I chose ____. I died when another I could continue to live.

You see the traces of infinitely many me, but the only one you could ask is the one me at the present, who only answers "I don't know".

---

把连续性的问题扔到一边去吧。

能全心全意地活在当下是最美好的。构成“我”的定义的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不是曾经做过又早已放弃的事情,也不是活成正经人的可能性。二十年以来怎样,二十年以后怎样,根本就无所谓——这确是我此时此刻的心情。

这是昙花一现的珍贵时刻,就算历史能快进或倒退,也不会再度出现。

或许在下一个十年、二十年回首的时候,我会感到现今的一切选择愚蠢透顶。那时候我说不定成为了一个比现在更博学多识,对社会做出过更多贡献的人,我发自内心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Throw away problems with continuity.

Being able to live full-heartedly at present is the most wonderful thing. What defines "me" is what I'm doing right now, not what I once did but already gave up, not the potential to live like a serious person. The twenty years gone, the twenty years coming, none of those matter at all -- I indeed believe so right now.

Looking back after the next ten or twenty years, maybe I will find my every single choice now strikingly stupid. At that time I might become a person more knowledgeable and contributing more to the society. I sincerely look forward to the coming of the day.



=== 感谢阅读 / Thank you for reading ===

退屈な世界 これからも一緒だよ

哇,骂人不带脏字好难。

都想好怎么写了,但是知识贫乏又写不出来。

就算重点是骂人而不是阐述严谨的研究,抖抖机灵足矣,也不能牵强附会胡乱引用以佐证随便想的观点。

的确有“骂”以外的简易方式加以讽刺,不过不能因此忽视知识贫乏的缺点,所以今天我选择认怂。

(说起来怂好像实际上应该写成尸字头一个从,但这也是次要的问题。)

第二次深深地佩服教主的作词(第一次是阴阳先生)

简洁有力,朗朗上口,既不压缩成拗口的古风伪文言也不流于俗气短寿的网络语言,实在难得。

虽然平时不听中文歌,只是以受到日语影响的原创ACG为基准衡量,而教主感觉并不是主要受到这方面影响的人。在餐馆播放的华语歌曲很少听过脱离嫉恨现实得失境界的词,那又是另一码事了。

啊,这种简洁真不是长句精简就能写出来的(至少我脑子里的语言从一开始汇编成句的思路就就完全不同)

本来想吃涮涮锅,不远万里到店才看到下单上写锅是两人份,那就点面吧。
然而双人份意味着……店里都是成双的顾客。
我坐在吧台拐角的位置,右侧的包间里是一群喝着酒用日语谈笑风生的人。面前的吧台座是两对吃涮锅的男女,离得最近的小姑娘穿着白色底黑线的和服,身旁男性长得特别像增田顺一,迅速看了眼推特,本人应该正在日本上班。虽然很想借机多观察些细节记作素材,但不知怎地只要往一个方向看上两眼就会和人对上眼,很不自在。
虽然我并不会在意美国人在中餐馆吃饭,但我还是隐约有种入侵异文化空间,破坏了某种潜规则的无所适从感。当然到此为止也不值一提。
我告诉自己别想太多,开始写数学作业等餐。上菜的同时,进来了一对中国人坐在我左边。他们自然也点了涮锅,遂开始聊天。女生披发,带着大眼镜,鹅蛋脸,男生头发有点长,两人都瘦高,大体上是中国留学生常见的形象,我只偷偷瞄了两眼依然足够,相信大家也容易想象。
女生嗲嗲地——世上竟有声音这样嗲的人!——说着她爸新换工作能赚多少钱,她要是能继承爸爸的官职就好了,男生则聊起现在贪污腐败多严重。在公共场合讲这种话不担心隐私吗,有钱人就是不一样,我边想边吃面。
谁知他们转而开始聊研究生去斯坦福还是康奈尔,伯克利还是MIT,这个给奖金,那个专业强,最后以卡梅不录也没兴趣作结。越听越发觉两个人似乎都是学理工方面。接着又谈这季新番,我终于结完账走了。
啊……我过的是什么单机版人生?为什么别人仰望星空的时候我就得写数学作业呢?
好在锅烧乌冬好吃,虽说酱油汤底并不那么合胃口,料理的鲜嫩确实靠自己煮面或在周边快餐店以同样的价格也吃不到,不枉精神受一番折磨。店里灯光昏暗,拍照不上相,希望至少能起到记录的作用吧。

异界、夜市、轻小说【没写完】

The original draft was written in Isecanian, but for the convenience of readers, all lines are translated into a certain language in Terrasia.

原稿由异界语写成,为方便阅读,全部内容译为人界的一种语言。



餐盘里是已经凉掉的巨鼠肉拌面与史莱姆汤。

我一边吃,一边打开魔法学生手册的网络功能,查询最新的轻小说咨询。

最近的魔法技术非常发达,身在异界也能即时查看人界网络上的讯息,学生手册还附带购买阅读电子书的功能,十分方便。

“让我看看有哪些新作……”

轻小说区下超过一万本的目录按发售时间的顺序依次排列,不过因为我每天都刷新网站,一眼就能看出哪些是今天新上架的。

列在第一名的新书是《异世界转职魔法师无双》,是一部即将动画化的系列长篇的续作。说实话,这本书从标题开始就既俗套又无趣,行文流水账,我完全不理解为什么能动画化。

第二本题为《转生成女澡堂拖鞋又怎样!》

不怎样啦!最近转生题材十分流行,作者开动脑筋编出各路稀奇古怪的转生设定,现在见到这种标题也见怪不怪了。

《转学到异世界以后和金发巨乳学生会长卿卿我我。》

卖点在标题里就已经写明了。转学听起来比转生更贴近现实,然而身为真正的异界留学生的我完全提不起兴趣。话说在全都是转生的大环境下故意把转生变成转学,怎么反而感觉转学另有深意呢?

话说,我不想看异世界转生系啊!我直接跳过标题带有异世界字样的小说,终于找到一部封面插图角色身穿人界高中校服而不是浮夸战斗服的作品,这部大概是日常系吧。

《关于我和XX同学》

似乎是FFF文库的新人赏受赏作,好像实际出版以后也改了标题,第一次见到这本。

“没朋友的本宅男和学校现充金字塔之顶的辣妹XX同学本该没有交集,但因为不小心知道了她喜欢A(帅哥)的秘密而被迫合作……这女人连我的着装品味都要指手画脚,现充爆炸吧!……”

好好的高中生干嘛和同学搞现充阶级斗争。最近这种题材也越来越普遍了,还经常被低年龄的读者评为“人间真实”。我关掉简介,继续寻找其他的新作。

《太受欢迎了让老子很困扰》

“高中开始染成金发扮成帅哥形象,结果开学接二连三被女生表白,正在不知道怎么应对的时候,过去的青梅竹马——Z突然出现,宣称要揭露我中学时代的黑历史……”

不是敌视现充的宅男就是现充。我已经高中毕业两年,实际上为了准备异界留学的手续从高二开始也很少去学校,现在的高中现充阶级固化已经很严重了吗?

在阶级固化的死脑筋小说里是看不到人生变得更好的希望的。比起这种题材,我更想看普通的主角向现充慢慢转化的过程。然而翻到最后也没看到其他有吸引力的新作。我关掉学生手册,阿雨正好也从食堂结账区出来,在我的对面坐下。

“唉,过了午餐点的食堂净是些剩菜,让我好纠结。”

对面的餐盘里是同样的巨鼠拌面、三头犬炸肉、紫树莓沙拉、水晶果汁。

我俩赶同一节理论魔法课的作业,直到截止时间前最后一分钟才写好,交完一起来食堂吃饭。

“点那么多干嘛,今晚还有人界文化夜市。”

“还有三个小时,我会饿。”

“真有你的。”

吃得虽多,阿雨身材却很瘦小。因为长期伏案读理论有驼背和近视眼,头发很少修理而变得蓬乱。即使这样仪表也算不错了,让我这吃得少还一身肥肉的人很羡慕。

“刚才在看啥?”阿雨问我,同时打开自己的学生手册。

“没什么,就是和你以前说过的亚文化那些东西。你呢,还是看你的偶像?”

“嗯,我要给她刷播放量。你看看,SAKAI亲是不是很可爱?”

阿雨把屏幕转给我,里面是最近流行的虚拟偶像。卡通建模的金发尖耳美少女正在生动地解说甜点的做法。

连称为角色小说的轻小说都追求故事性的我对这种毫无叙事性的视频并不感兴趣,但我还是附和地点了点头。

“唉——好想和SAKAI亲一起逛夜市啊。”

“随便去找个长得差不多的异界女生不就好了?异界人都是金发尖耳,而且长得也不错——”

“你根本不明白,SAKAI酱和现实里的异界人是不一样的。唉,好想和像SAKAI酱一样的异界女孩子交往……”

这家伙在说什么自相矛盾的话啊。

“别想了,俗话说——”

“——理论魔法系不需要恋爱。”

我们俩异口同声,相视而笑。这句大学里的流行语,已经不知道调侃过多少遍了。

“唉,我的单身时间等于年龄,现实真残酷。”阿雨随口说出轻小说人物介绍里经常出现的话,虽然我觉得这家伙从没看过轻小说,“那么,咱们俩一起逛夜市怎么样?”

“这个……快期中考试了,上次课没听懂的地方我还想再看一下,晚上可能没时间去……”

“好吧,那你加油。”阿雨接受了我的说法,同时放下叉子。吃得好快。


事实上,我说谎了。

我其实完全有时间逛夜市,只是不想和阿雨一起。和阿雨不一样,我才不是会为了参加活动没人陪就感到孤独的肤浅之人。说到底我和阿雨除了同专业以外并没有什么交集,如果一起逛夜市,只会为了尊重对方意见而不能随兴趣逛自己想逛的摊位,加上还要一直没话找话,反而会不开心。

所以天黑以后,我一个人前往人界文化夜市。

随着传送魔法的发展,最近十几年异界和人界的来往越来越密切,越来越多的人界年轻人来到异界的大学留学。人界学生希望享受到回家的感觉,而两界交流也使许多异界人对人界文化产生兴趣,所以大学现在每年都会举办人界文化夜市。

夜市本来就是人界文化中的概念。摊位方多是和人界有关的学生组织,他们在学校的广场里拜出摊位,各自卖一些人界传统小吃,或举办简单的游玩活动。

我绕过最边上的游戏摊,随便排在见到第一个食物摊的后面。夜市刚开始,还没有多少人,一下子就排到了。

菜单上写了ABCD四种选项,另外又有加饮料的套餐。我对异界语里表示人界食材的词汇很陌生,一时不知道该点哪种。

“快点点餐行吗?”

听到似曾相识的声线,我猛地抬头,看到那可恨的异界女人。花哨的cosplay服装外面再围上一件围裙,也掩不住雄伟的胸部。天生波浪卷的铂金色长发,皮肤白里透粉,高鼻梁,尖下巴,清澈的碧眼投来不友好的视线。

安德蕾亚确实在异界人里也是独一无二的美女没错,但我无法当成陌生人欣赏她的美貌。再向上一瞥,顶棚上挂着“人界亚文化研究会”的logo。该死,没想到这种异界人一手办起来的组织也有资格参与夜市,早注意到避开就好了。

“你对顾客这种态度?”我皱起眉头。

“今天本小姐以亚文化研究会的社长身份站在这里,当然要用动画的方式说话。”

“都像你这么演,动画早该灭绝了。”

“你凭什么对本小姐指手画脚?不点就闪开。”

“A套餐带饮料。”

虽然根本不知道菜品内容,现在不能在气势上退缩。我打开学生手册的交易功能,放在收银机上结账。安德蕾亚指示旁边忙着做菜的伙计准备我的菜。她没有亲自把餐点递给我,而是让伙计放在桌上。一个连盖塑料盒里盛的是炒面,一个纸杯装饮料。末了她不忘语中带刺添上一句,“感谢惠顾,下一位!”

我抓起炒面和饮料,迅速转身离开这是非之地。人流密度比排队前增加很多,黑发的人界人和金发的异界人各占一半,十分热闹。摊位集中在广场的一侧,到另一头找个没人的地方坐下吃完吧。挤出人潮却很困难。左侧反方向行走的路人突然撞到我肩头,我向前一踉跄,右手里没有封盖的饮料洒在右侧女生的衣袖上。“抱歉!”我赶忙把饮料搭在左手的炒面盒上,腾出右手从裤兜里找卫生纸。

那黑发女生的另一只胳膊正挽着比她高出一头半的人界男生。“哎呀没事的,我待会自己擦吧。”

“真的不好意思……”我低下头,赶紧通过。身后听到她用撒娇的语气说,“你看你手上也拿着饮料,可小心点!”“我这么灵敏,你看我能像刚才那个胖子一样吗?”男声答。“哈哈哈!”女生笑了。

广场另一头所有的长椅都坐满了成群结伙的人,只好坐在广场外的草地上。

塞在塑料盒里的一次性筷子已经沾上了酱油,我用兜里剩下的卫生纸擦干净。面条味道极重,几乎可以吃出砂糖与盐的颗粒,面也像隔夜的剩菜一样油腻;放下筷子喝饮料,根本不是人界传统饮料而是这边普通的果汁,味道还像兑了水。

我只剩下远远望着摊位的灯火发呆的力气。

那繁忙的人群里格格不入的我是个异类。

异常——不正常。

“异界”在人界语里带有的“异”字,不过是以人界为中心划分自己与他人的说法。这个自宇宙大爆炸伊始走上不同的可能性的平行世界拥有更先进的文明与魔法技术,却到底是另一个人界。这里的人种族一样是社会动物,一样通过男女交合繁殖后代。

异界对男女关系的道德观比较开放,把单身归咎为文化差异也无可厚非。平时在教室和理论魔法图书馆里见到的都是独自学习的人界人,我以为独处本该是人界留学生生活的常态。直到看到那对人界情侣,看到夜市上许许多多结伴的人界人,我才知道落单的我只是少数分子。

听说安德蕾亚单身,但她身为人界亚文化研究会的社长,总归受到社员的爱戴。所以安德蕾亚是正常的。

阿雨虽然也单身,却有和美女交往的意愿,有平凡的心态,所以是正常的。

异常的只有我而已。

确实,我不在乎自己逛夜市。但身为异类的孤独远远大于独处的孤独,也难以承受得多。

以前又是怎么度过的?去年夜市小吃的味道,如今早已忘记。我漫无目的地打开学生手册的浏览器消磨时间,但看到上次退出的新书目录页面时,鲜明的记忆忽地跳出来了。

入学那年,我光顾着为夜市的存在兴奋不已,其余细节压根没去注意。上大学以前只在轻小说中读过这种形式的庆典活动,实际参与还是第一次,简直像是穿越到小说里的世界观。

说到这里,恐怕我有必要像对异界人解说一样,从头开始介绍轻小说是怎么回事。

轻小说是人界一种主要面向青少年的娱乐小说,基本的特点是以单本为单位连载,文字简单易读,配上卡通插图销售。轻小说通常注重塑造有趣的人物,尤其是可爱的女孩子。

就像所有文学界的分类一样,总是存在无法被常规定义涵盖的轻小说,甚至也有作者有意识地违抗标准推出作品,不过大体上就是这么回事。

优秀的轻小说有机会改编成动画,一些历史上的名作甚至影响过纯文学界的作者。

光这样解释给异界人,对方一定会认为读轻小说只是平凡的爱好。若非深刻了解人界文明,就无法意识到问题所在。

和文明高度发达的异界不同,人界至今仍然保有国家的概念。

国家的划分意味着两片土地上的住民使用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政治系统,甚至能彼此为敌。

庆典和轻小说,都不是我出生的国家的产物,而是来自相邻的岛屿国家。我看的轻小说,也多是经过翻译,已经损失一层原意的产物。

从轻小说里获得的感动与共鸣不过是巧合。在我的国家连高中生染发都很罕见,又怎么可能理解别的文化里“染发的现充”是什么概念呢?祖国有数不清的娱乐文学出版物,读者也广泛得多,相反我还从未在自己的国家或异界遇到过喜欢轻小说的人。

身为“外国人”写轻小说,必然是没有前途的——即使那是小时候坚定不移的志愿。

后来我听从家里安排,随大流来这边留学,每天忙碌于准备眼前的作业考试,浑浑噩噩到今天,不知不觉忘记了梦想。

“但是……现在一样是异类。”

写轻小说的孤独,好过什么都不做的孤独。

如果写点什么,也许就不会被这片夜空的混沌吞没。

星星之火的斗志在心中燃起。

话虽如此,故事总要始于构思,既不想写异世界穿越和恋爱,又想不出新颖选材,该从何下手呢?总之先把不如意的生活扔掉吧!

在找到垃圾桶处理象征生活的炒面盒时,我被远处走来的一个人影吸引了视线。

那人穿着浴衣——只有岛屿国家才在庆典上会穿的服饰。

黯淡的灯光下,青色的浴衣勾勒出身体瘦削的轮廓,衬托皮肤的白皙。头略略低着,光滑的黑发扎成乖巧的团子,长长的刘海也遮住一点眼睛。以前经常读到“像人偶一样”的描写,如今终于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直觉告诉我,那绝不是像安德蕾亚那样凭半吊子的兴趣搞cosplay,一定是真正的岛国人。

随后,对方抬起头,与我目光相对了。这个时候赶紧移开视线比较礼貌,但我竟然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对方看到我也显得很高兴,先是招手,又到我面前礼貌地鞠躬。

“你是——”

“真不好意思,该怎么自我介绍比较好接受呢?”对方有些犹豫的样子,“简单来说,我大概是轻小说的拟人化之类的……”

“这样啊。”

很自然地认同了。对我来说确实是最容易接受的设定。

“本小姐就是轻小说!”

“轻小说使用了轻小说题材的轻小说名台词!”

忍不住吐槽了。

轻小说完形崩坏。

即使是傲娇角色的台词,也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对方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掩嘴嘻嘻地笑了。

“不过,习以为常的概念突然变成姓名,感觉挺奇怪的。”

“叫我晴子就好。”

大概是轻小说念法的简化吧。出人意料地是个普通的名字。

晴子用打量的眼神注视着我,好像在说轮到你自我介绍了。“我直接说自己是轻小说,一点也不怀疑吗?”

“轻小说的第一卷不是经常有这种主人公从日常转变为非日常的瞬间吗?我觉得重要的不是合理,而是读者内心期待着、愿意相信非日常的展开。”

“原来如此哦。我在有志愿写轻小说的人面前现身过几次,这样的理由还是第一次听说。”晴子像是已经明白什么了似的点头。

“有志愿写轻小说?”我注意到那个修饰词。

“没错。我来这里的职责就是帮助你寻找创作轻小说的灵感!”



【伪后记】

这篇文章已经写完了全部的设定和大纲,但还是决定弃掉。

只是没什么创新价值的摸鱼之作,却不小心写长了。况且时间紧迫,接下来还要在期限内写些更有价值的作品。小心翼翼安置了伏笔却没机会收回,我也觉得可惜。

原本写了正牌的后记解释创作动机,但我认为体现主题的地方应该是高潮和结尾,才写到开头就不该透露这些。只是也不能对公开的片段不负责任,所以在此简单剧透一下:

①热爱异国的轻小说却又讨厌轻小说现状的主角,遇到了轻小说的化身,矛盾的想法是否能传达给对方?

②关于夜市的故事最终以夜市的结束收尾。生活不会立马改变,即使被节日气氛感染头脑发热向可爱的女孩子表白也没有结果。

文中的轻小说是源于生活却又故意和现实不太一样的概念,为防止被误导最好赶紧忘记本文,并且重新读轻小说的维基百科词条。包括这一点,一些有意想尝试的手法已经初步体现在目前为止的片段中了,其效果也许能察觉到,或者至少不会有明显的违和感。

如果还有什么想知道的,请不要直接问,请催我写完。你的催更有可能挽救一部作品。

不过这么无聊的自嗨文不可能有人感兴趣的吧。对于即使无聊还看到结尾的你,我发自内心感谢。

开始写新作(短文)之前把这个垃圾场主页的东西重新读了一遍。

直到高中为止,我每次读自己超过一年以前的文章,都感觉到以前的稚拙与现在的进步。然而这次重看2016年发表的博客,却感觉到如今的衰退。具体来说,此时思来想去、痛苦万分的问题,彼时早就写过了,现在思想不但没进步,连同样的内容也不如以前写得透彻。

甚至连创作欲将会不断消失的未来也预料到了。虽然17年的年终总结说得好听,现在才具体地意识到,胸中有蓝图和有下苦功动笔的意志是截然两种境界。

出于某些不可控因素,最近的生活突然闲下来——不用怎么努力赶作业、不用一周七天被琐事追着屁股跑。闲下来才发现,掌控自由时间的能力为零,依然在浅薄的事情上浪费时间。说平时学习忙没时间创作也是借口,真想写的话就算忙也会找时间写。以前分明有这种能力,现在的我只在沉默中消亡了。

承认吧。

XXXXXXXXXXXXXX。

结果,我还是没有勇气把想法直接说出口。在接下来的新作里,我会花上比这坨垃圾话长十倍的篇幅,试图展现自己的心意。

已经有无数个短篇企划变成长篇,最后变成坑,希望这次能控制好篇幅,早点写出来。暂定的deadline是本月月底。

2017弃坑总结

此处应有一个生动形象的鸽表情,找不到原图了,因为找不到鸽表情而鸽掉总结就有点尴尬,所以先预留空位。“最近填坑遇到的困难百分之百来自知识不足”,这个表情包可谓是meta例证。


今年写的总字数好像没去年多——上次的作品完成的时候算过一次,具体的数字现在又不记得了。去年没写完的长篇现在都没什么进展。不过今年有两件好事。一是采用Scrivener把作品分场景管理,终于摆脱了改稿无从下手只能全砍重来的命运。二是今年读了不少东西,包括某部不读枉为中国人的名著,学习了很多。虽然和各位神仙相比依然很没文化,具体说出今年读了哪本书就等于承认以前未曾读过,实在惭愧,不敢多讲。除此之外也花了不少时间在其他的兴趣上,虽然这篇总结主要是关于创作情况,一味计较创作进度也有失公平。

话说回来,一年总共没发几篇文章的咸鱼到底有什么资格写总结?说到底这篇总结一样是自娱自乐的产物,写点总结也好过什么都不写。今年一直有种完全不想写日记的颓丧感,觉得既没有目的也没有享受生活,莫名其妙努力出一头包的生活,还不如趁早沉入历史的海洋,永远被遗忘才好。

写任何东西都要考虑到受众,就算是日记也要考虑到读者是将来的自己。读以前随便写下的日记,有时候已经忘记当时的心境,只感到无病呻吟,或者匆匆记下的事实中缺乏原本时间的分量。像讲给陌生人一样仔细写的话也有可能多保存一些细节,但这个过程很麻烦,和愉快大相径庭。

活到弱冠之年,我已经不太有热情写小说了。有的人在这个岁数已经写出了值得流传的作品,而我只能安慰自己,“大器晚成的作者不也有吗”。这也不是说不想再写,只是为了一时开心写出来的东西,多半没有供人阅读的价值,时间用在制造垃圾上不比打扫卫生有价值。一时的热情本来就很浅薄。

比这种原始的自嗨产物高级一点的是遵循基本理论写出来的小说。仅有理论的话最多让读者觉得不算太糟,但不会值得读,就像中学议论文一样只要教明白,谁都能写得差不多好。在基本理论之上需要的是知识积淀、思想,加上一点点创造力,内容有特点才能让一部作品脱颖而出——这是我最近的感想,甚至可以说意识到这一点自觉放弃,也不白费过去所有的努力。思想的个性并不是刻意追求的东西,好比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但树叶之间的区别只是细节的区别,但凡追求上进的话还是要下功夫。最近填坑遇到的困难百分之百来自知识不足,应当吸取教训。不需要任何参考资料,比现在的作品还要平凡的故事也实在不想再写了。

对于作品的理想目标,现在其实有比较明确的想法。没有必要展开说,落实不了的话还是空谈而已。生活倒是一团浆糊,社畜未成,身不由己。

基于以上的认识,明年依然打算把大部分的时间用于阅读,多了解一些以前没接触过的体裁。不知道同学是怎么做到的但我并不看好课余时间能稳定创作,所以计划以写短篇为主,练习比擅长的长度多写一点,然后多尝试没写过的内容。

还有,明年要学日语。写中文日翻腔还不会写日语,这组合太丢人。


※原稿中关于轻小说行业的抱怨均已遭到自主规制。

© 水波君子兰|Powered by LOFTER